上海威灵电子有限公司 opacs
医院信息系统发展的现状与展望
发布时间:2008/10/10 15:59:21

在现代信息技术的基础上,随着人类基因组工程和后基因组工程研究成果的逐步推广应用,不久的将来,医疗卫生领域对信息技术的依赖程度将远远超过目前电信、银行、航空业。医院信息化必将对人类遗传基因信息应用,人群疾病的监控和预防,各级医院的管理与改革,病人的诊断治疗和自我保健等导致划时代的革命。医院信息化是今后“生物技术革命”的战略制高点,将成就医疗卫生产业的未来。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政府,数据软件厂商,还是网络公司,都已经拉开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的序幕。

1、医院信息化的世界浪潮

(1)美国。美国在医院信息化方面一马当先。早在1987年,美国就组织了对“卫生信息传输标准”这一战略技术的开发与推广,从克林顿总统时代开始,美国展开了一系列的立法,要求医疗机构尽快进入数字时代。布什总统在2004年众议院的年度国情咨文中专门强调医院信息系统建设,要求在10年内,确保绝大多数美国人拥有共享的电子健康记录,并史无前例地设立一个新的、级别仅低于内阁部长的卫生信息技术协调官员职位。

总部设在芝加哥的美国卫生信息与管理系统协会是美国医学信息学界一个重要的学术组织。2004年1月,在对2000多名医疗机构的信息总监进行调查的基础上,HIMSS发表了一份客观反映美国医院信息化现状和发展方向的调查报告。表1显示到2002年,全美只有不足30%的医院没有信息化规划。表2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信息化医院网络化的发展重点和方向。

(2)英国与欧盟。2005年春,英国卫生部签署了一份为期10年,价值55亿英镑的合同,支持发展电子病历、网上预约、网上处方,以及用数字图像取代X光片,使远程病情咨询成为可能。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笔民用信息技术采购订单,将造福于英国全部病人和100万医护人员。

欧洲委员会第五个框架计划实施的重点,是放在支持信息化远程医疗保健应用与服务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与研究上。医学信息学与生物医学工程学的共同作用,将有利于新的个人保健监控系统的发展,加强其服务功能,加大公民参与自身保健活动的力度,增强其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责任感,因此,对以公民为中心的保健体系的发展方向也给予了肯定。

(3)加拿大。电子健康档案是加拿大政府计划完成的记载每一个加拿大公民医疗卫生档案的信息数据库。每一个获得授权的医务工作者和个人都可以通过这一档案库查找相关内容。为此,于2000年9月成立了加拿大卫生信息通道,即加拿大的卫生信息网络系统。联邦政府机构和各省及自治地区卫生行政长官是该系统的成员,其任务是加强和促进该国电子卫生信息系统的发展和实施。采取的投资战略是股份制,允许私有投资进入。

2005年5月,加拿大卫生信息通道宣布:投资约1.35亿美元用于建设电子健康档案系统中两个关键的板块:药物信息系统和诊断影像系统。药物信息系统建成后,医生能在线查阅病人的药物史,采用电子手段开处方并自动收到药物相互不良反应的通知;药剂师在线获得处方给病人发药,处方药物准备妥当后再通知病人和医生。

加拿大在这方面虽然起步比美国晚,但因为近年来美国陷入战争泥潭,联邦财政空虚,对数字医院的支持有点力不从心,加拿大已经部分后来居上了。

(4)韩国。韩国已经完成了第一个卫生信息系统10年计划(1991~2000年),第二阶段计划(2001~2010年)也已经在实施中。目前重点放在标准化和司法问题(如隐私、远程医疗等方面的立法)等信息化基础工作,以及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系统的整合。在政府的强力推动下,该国95%的医院和诊所通过网络链接了国家医疗保险部门进行结算,而且大多数三级医院已经安装了医嘱录入系统,其中1/3安装了图片文件交流系统。

2、美国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进展情况简介

(1)《卫生信息传输标准》(简称HL7)。早在1987年,美国就组织研发HL7这一战略技术,率先研究开发临床及检验、仪器与设备、医院管理、甚至保险、银行等与医疗相关各类信息系统的标准。HL7作为美国ANSI国家标准,到2001年,全美已经有80%的医疗机构和90%的医用仪器、设备制造商采用此标准。随着经济全球化和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应用和发展,HL7的影响力已经波及全球,我国也于2000年初建立了HL7协作中心。

(2)《健康保险可携带性与责任法案》(简称HIPAA)制定于1996年8月。HIPAA要求医疗机构尽快进入数字时代,是一个规定范围很广的法律,其立法目的是将各类医疗请求的处理方式数字化,并且根据美国信息技术协会(ITAA)依法所制定的《法律责任规制框架》来规范隐私保护,以保证患者的健康信息不被泄露。

尽管该法律是在1996年制定的,然而,因为该法律在配备必须基础设施和协调信息传输等方面面临着广泛挑战,一些规定的宽限期截止到2004年年底,其余规范最迟到2005年8月生效。ITAA于2004年发布了一份白皮书,向软件制造商、应用服务提供商、外包商和系统集成商解释HIPAA,并警告说,那些用电子手段传输医疗信息的公司如果不执行HIPAA规定,将面临大量罚金和其他惩罚。

(3)《健康保险改革:电子交流标准》。美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简称HHS)依据HIPAA授权制定,2000年6月30日由克林顿总统签署,并于当年10月16日生效。为了支持医院信息系统建设向标准化发展,该法案规定了可以用广域网来处理资料,医院、医生和病人都可以在网上传输医学资料,而且为了方便医生远程会诊,除了文字资料以外还有大量的影像资料,真正把纸张操作变成为电子化操作。该标准也和电子商务联系了起来,规范了医疗和电子商务标准条例,统一了编码,等等。这个标准化仅准备工作就做了6年。我国目前在这方面还是空白。

(4)《健康保险改革:安全标准最终规则》(以下简称SSFR)。美国HHS依据HIPAA授权制定,已于2003年4月21日正式生效。SSFR作为卫生计划、卫生信息交换中心以及卫生保健提供者等医疗保险或医疗服务相关机构,在利用电子方式传输或保存健康信息时,对于个人健康信息提供安全保护的标准。

SSFR既对数字化健康信息的安全保护程序做出了具体规定,使得各机构间信息安全防护程度能趋于一致;又考虑到各机构间的差异而提供一定的弹性,使得多数机构不至于感到难以操作。SSFR规定,大多数相关机构必须于2005年4月21日前达到所规定的安全标准,仅有小规模的卫生计划可以延期至2006年4月21日完全达标。

(5)《个人可识别健康信息的隐私标准》(简称Privacy  Rule)。美国HHS依据HIPAA授权制定,Privacy Rule最后修正案已于2003年8月14日生效。

Privacy  Rule统一规范了医院、卫生保健提供者、卫生计划、卫生信息交换所的医疗纪录与其它个人健康信息;限制了未经同意而使用与发布个人隐私信息;赋予病人利用其医疗纪录的新权利,并追查这些纪录的使用情况;对于不符合规定的使用与发布,确定了相关刑罚与民事赔偿;规定了研究者申请使用医疗纪录的条件,等等。

(6)《基因信息无歧视法》(简称GINA)。美国参议院于2003年10月14日,以95比0的票数一致通过。该法案是美国首次综合性反基因歧视立法,一方面,禁止雇主基于基因信息,歧视基因上有着特定疾病倾向的人们,也预防工作场所中的基因信息滥用,进而保障民众的基因隐私,保障民众受雇的权益。另一方面,此法案将能防止健康保险业者利用基因信息,拒绝民众纳保,向民众索取更高的保险费,或要求进行特定基因检测。

(7)《药品和血液制品的条形码要求》。2004年6月,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已经颁布此法令用以保证药品的安全。药品必须贴上条形码,利用与“智能货架”类似的条形码技术,政府部门能够追踪药物在医院以及诊所的流散情况。药物的条形码信息至少包括产品的国家药品编码(NDC),此外,还应有药物名称、成分含量以及处方服用量等可机读信息。疫苗以及直售药物也必须打上条形码标签。

(8)最新立法动向:建医疗信息网。2005年6月16日,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和共和党参议院领袖Bill  Frist联名提出一项关于建立医疗信息系统的法案。该法案要求联邦政府每年拨款1.25亿美元,资助各地建立医疗信息系统,以便在不久的将来,全美约6000家医院和9000多家诊所在急诊时可以通过网络交流和分享病人的医疗记录。

3、IT与包装等相关企业加速跟进

IBM全球卫生保健部门总经理Russell J.Ricci说:卫生保健行业绝对是一个知识产业,但是它在信息技术应用方面大大滞后,迫切需要改革。政府颁布的这些法令将真正驱动高科技去改善医疗卫生行业的品质、安全以及削减其成本开支。

为了推进医院信息化工作,HIPAA已经制定了医疗行业数据传输保密的最低标准,这就为高科技公司的介入奠定了基础,也为他们的发展带来了无限商机。IBM、微软等IT巨鳄已经设立了特别的部门,专门负责这些系统的重建工作。

(1)在数据采集和传输方面。医院信息化项目涉及的范围很广,己经超出了传统的文件和会计范畴。IBM已经同许多数字成像公司,比如:Agfa-Gavaert集团、西门子与飞利浦医疗系统公司等合作,一同为医院提供安全的X光图片,CT扫描和其它医疗图像数据存储系统服务,其INM网络和存储技术已经初步被采用。

微软也在积极向医疗行业推销它的BizTalk  Accelerator,这套软件可以跨平台安全地实现技术与医疗工作的整合。BizTalk Accelerator的一个重要客户是MedUnite大型保险公司联盟,这个联盟可以提供电子费用支付,转帐等技术。

(2)在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方面。安全问题在银行和其它大行业中的重要性正在显现,安全也是医院信息化的重要一环,相关IT公司已经一显身手。Check  Point软件技术公司提供的防火墙与虚拟加密网络就可以帮助医生远程管理保存于医院数据库的患者信息。同时,这项技术也可以让医疗机构审查网络登陆记录,这对确保患者信息安全相当重要。Qualys公司的产品可以定时扫描网络,以发现系统的漏洞,这对于那些日渐将自己的数据库和互联网相接的医疗机构非常重要。

如果电子邮件中包含了患者的个人信息,那么,这些电子邮件和相关存储系统的安全问题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于是,像Mirapoint这样的专注于电子邮件软件开发的公司也开始为医疗机构服务。目前,个别医疗服务中心已经严格规定所有的电子邮件必须要进行128位加密处理。

(3)药品等医疗卫生用品传统包装改造方面。据FDA预计:仅在药品条形码技术改造方面,将在未来20年内减少50万的药物不良反应,除了提高整个美国民众的健康素质,还可以为医院节省414亿美元的医疗事故赔偿费用,这将直接刺激医院投资72亿美元。

4、面临的主要挑战

(1)业内人事的态度不一。绝大多数专业人士认为信息技术在医疗机构应用,在挽救生命的同时又能大大降低医疗成本。流传最广的典型事例是:2004年冬,美国新泽西州一位从医40年的老医生,他给一位AIDS病人开了一种抗HIV药品,处方输入医院的医疗系统后,迅速得到系统的警告:服用这种抗HIV药后可能与病人正在服用的抗抑郁症药物反应,后果不堪设想。他赶紧打电话给病人的精神科医生,要求降低病人抗抑郁药的剂量,从而避免了危险的发生。

另外,根据我们对部分临床医师的访谈,因为电脑终端不方便携带,而能满足需求的IT产品(如table computer)尚未开发出来,目前纽约州只有20%~30%的门诊医师使用电子病历。他们还认为,在声音识别软件真正过关以前,至少就提高工作效率而言,一线临床医师、特别是电脑技术不过关的老医师对电子医疗档案的普遍态度最多为中性,甚至有抵触情绪。

(2)公众的认识不统一。传统病历是长时期保存的、汗牛充栋的纸质档案,利用率低,虫咬水泡;医疗信息网络化后,不但存储方便,特别是使用效率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对于病人而言,长期以来精心保存的厚厚的病历,将被一张小小卡片所代替,卡片可记载一生的病情变化和诊疗经过,甚至包括化验结果、影像资料和基因信息。医院信息化的前进方向无疑是不可阻挡的。

但是,信息安全和隐私问题自始至终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据说:最近哥伦比亚大学附属医院有18人看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病历,结果医院电脑系统马上识别了这些人的身份,不该偷看的人全部被解雇。由此看来,在隐私和安全方面,目前还只能做到亡羊补牢。

(3)经费问题。纽约州府奥尔巴尼的圣彼得医疗服务中心的负责人认为,要达到HIPAA规定的安全与保密要求,医疗机构投入的人员和技术成本将是天文数字。这凸现了实现医院信息化的财政困难。由于美国联邦政府支持的经费不够,近期进展缓慢。但为了推动该项工作,在有关政策方面可能网开一面,鼓励企业积极介入。

(4)相关IT支持性产品还不成熟。有鉴于科技发展之日新月异,政府对此采取技术中立原则。相对应的政策是:美国联邦政府提倡区域性互联。政府不搞一刀切,鼓励百花齐放,开发出更多有特色的产品。但对产品有三条起码的要求:一是机密性;二是完整性;三是可及性。